福建首富陈发树:民营企业家中的幸运儿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9-10-12 11:10

  (生意场讯)零售起家

  在投资紫金矿业成功之前,陈发树只是一位普通的福建商人。

  1982年,陈发树从农村林场向厦门倒卖木材,5年后攒下第一桶金。之后他买了一辆三轮摩托,和陈晋江等几个弟弟(陈发树有3个哥哥和4个弟弟)一起为一家小百货店拉货,1988年将之盘下,开始了自己百货食杂零售业的生涯。

  一直到1995年,陈发树的生意才有起色,他从厦门来到福州,在最为热闹的东街口商业区开了一家名为华都的百货公司。两年后华都集团成立,年底设立股份公司,注册资本1.06亿元,陈发树持股71%。

  1998年,陈发树与弟弟陈晋江分家,陈发树成立新华都集团。2000年入股紫金矿业前夕,新华都注册资本1.39亿元,陈发树持股73%。

  新华都向漳州、泉州、厦门等地扩张,是从2003年开始的,当时紫金矿业的利润已逐年提高,为新华都扩张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

  截至去年年底,新华都集团总资产为12.8亿元,去年净利润1.3亿元。而紫金矿业去年的净利润为25.4亿元,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就达17.4亿元。

  新华都零售业版图中,超市占绝大部分。截至去年年底的35家门店中,超市就有32家。新华都居2007年中国连锁经营百强第61位。

  现在新华都集团里,除陈发树外,陈家兄弟还有三人,弟弟陈志程(真名是陈志腾)是新华都零售业务(即新华都上市公司)的负责人;弟弟陈志勇是泉州和漳州等地新华都百货业务的负责人,哥哥陈云岘是新华都工程的负责人。

  不过,陈发树的几个兄弟在整个家族产业里的职位只具有象征意义,集团战略和具体业务由职业经理人“四大金钢”唐骏、周文贵、刘晓初、叶芦生等来掌舵。

  在这方面,展现了陈发树的过人之处,这也是他有今日成就的根本原因。

  用人惟贤

  “当时常有人问我是陈发树的第几个弟弟。”陈功笑着对记者说。陈功现在的身份是上海一家建材零售企业在福州分公司的负责人,11年前,他是陈发树手下的一名柜台员。

  陈功用了5年时间,爬格子一般,从柜台员开始,历经客服专员、督导、副经理、经理、副总经理,最后做到新华都旗下一家百货公司的总经理。

  虽说新华都是家族企业,两人又都姓陈,但陈功和陈发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陈功是1997年陈发树主导的一场“清理门户运动”中被发掘出来的。

  彼时陈发树在福州经营华都百货(新华都前身)已两年。其间陈发树率先在福州百货业掀起促销潮,打折、抽奖、转转堂等促销方式给国有百货公司们不小的冲击。“虽然公司发展得很好,但那时内部问题不少。”陈功说,最突出的问题便是裙带式管理——从采购,到中层领导,大都由陈发树的安溪老乡任职,甚至送货的司机,都能与陈发树攀上亲戚关系。

  陈发树意识到了这一危机,尽管感到很棘手,但还是大刀阔斧试着作出改变;最后他想出的办法是通过外部力量——引入ISO9002质量认证,对公司架构和管理进行一次整顿。

  这一举措开了福建零售企业的先河,但在华都百货内部却引起了轩然大波。一时间人人自危,特别是不少先前的“红人”被委婉地请求降级或辞职,他们纷纷找到陈发树哭诉,然而并没有起到多大效果;“要听师傅们的”,这是陈发树当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肃清门户后,包括陈功在内的一批非陈发树家族的职员得到提升,逐步走到前台。

  一年后,令陈发树始料不及的是,一起创业的弟弟陈晋江,与自己的经营思路产生严重分歧。和其他家族企业一样,兄弟二人最终选择了分道扬镳——华都一拆为二,弟弟陈晋江驻守原址,扯起“大华都”的旗子,哥哥陈发树则在五四路打出“新华都”的招牌。

  分家后兄弟二人的命运截然相反。

  陈晋江将重心移至厦门,向房地产业进军,结果最终资金链断裂,最后殃及大华都,2002年农历“小年”,前来追讨货款的供应商们甚至将花圈摆进了商场;陈晋江宣告破产,大华都不久被好又多接管。

  没有了掣肘,陈发树的新华都发展得相对平稳;福建连锁商业协会秘书长杨建英对南方周末记者说:“陈氏兄弟分家,陈发树是因祸得福。”

  2003年,新华都开始发展提速,并开始向福建漳州、泉州、厦门等地扩张,陈发树从沃尔玛“挖”来职业经理人周文贵,让其担任新华都零售业(百货加上超市)总经理。

  当被问及执掌新华都主业的感受时,周文贵称:“我并不是陈家人,但得到了陈发树的充分授权,这是最令我欣慰的。”

  这一点也得到刘晓初的认同,他颇为动情地说:“陈发树用人不疑,这一定是令我非常佩服。”政商之惑?

  当周文贵、刘晓初、叶芦生分别把新华都旗下的零售、矿产、旅游产业打理得有声有色时,陈发树逐渐退居幕后。

  福建省企业家协会秘书长欧凌芝对本报记者称,2005年开始,陈发树再也没有参加过该协会的任何活动。新华都的竞争伙伴、福建第一大连锁超市永辉集团掌门人张轩松甚至都难得见到陈发树一次。  这一年,新华都举办了十周年庆典活动。在一份《新华都稳进十年录》的内部资料上,赫然写着“陈发树先生以1.34亿美元财富列2004年福布斯大陆富豪榜第111位。”然而,自此之后,新华都内部再也没人讨论过老板的个人财富。

  2007年,陈发树以180亿元个人财富位居胡润百富榜第29位,成为福建首富;令胡润遗憾的是,他几度试着约访陈发树,都以失败告终。

  陈发树正是在新华都十周年庆典后变得异常低调的,他甚至不再给自己配秘书,新华都董事龚严冰是最后一任。

  对于陈发树的低调,龚严冰称:“首先是出于安全角度的考虑。玖龙纸业的张茵成为中国女首富,结果惹来不少麻烦。”

  而对于陈发树不再使用秘书,龚的回答是:“老板常跟省市一级的领导会面,对方不太喜欢老板带秘书。”

  这一回答虽有些牵强,但无疑将话题引向了一个甚为敏感的领域——政商关系。

  由于陈发树的低调,不少人对他与政府关系的猜测多了起来。有人将他与红色资本家荣智健相提并论——荣智健是香港中信泰富第二大股东,第一大股东是国家,但荣智健与国家资本共成长,赚了个盆满钵满;陈发树执掌的新华都是紫金矿业和武夷山旅游的第二大股东,这两家企业的第一大股东都是当地政府,但陈发树的话语权不同小觑。

  进一步的联想是,紫金矿业在福建上杭县,上杭隶属龙岩市,而新华都于2006年收购龙岩辉业12家购物广场(包含广东潮汕地区的一家分店),是彼时福建最大规模的一次零售业并购案。这一并购背后是否有行政推手呢?

  南方周末记者调查发现,新华都在龙岩的并购其实属于企业行为(辉业是一家民企),并无行政元素掺杂其中。与此相反,龙岩市政府希望陈发树在龙岩有更大手笔的投资,但陈发树并没有后续举措。“陈发树和龙岩市政府的关系一般,据我所知,他只是偶尔来紫金矿业时顺道拜访一下市里领导而已。”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称。

  新华都一位董事对南方周末记者称,在新华都高层的一次内部交流中,陈发树以德隆系和涌金系为例,警示大家不要冒进,更不要在政商关系上留下污点,“与地方政府关系宁可不好,不可太好。”陈发树说。

  唐骏时代

  今年4月,被称为“中国打工皇帝”的唐骏离开盛大,以10亿元“转会费”就任新华都集团总裁的消息一经发布,引起强烈关注。陈发树被贴上“最有魄力的民营企业家”等标签。

  唐骏不愿到福建走马上任,他提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将新华都集团的行政总部迁至上海,理由是新华都应以一个全国性大公司的姿态示人。陈发树采纳了这一建议,并买了一辆宾利放在了上海,尽管自己很少到上海。

  陈发树邀请唐骏加盟,其实是出于对新华都发展前景的担忧。

  一方面,作为新华都主业的零售业波动性较小,而紫金矿业所处的矿产行业周期性很强,当国际资源品价格持续下行,靠紫金矿业助推新华都扩张的模式必须受到影响;另一方面,由于门票收入不再进入上市公司,武夷山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上市遇阻。新华都若想做大做强,只有另寻他途。

  6月底,唐骏任港澳资讯董事长。港澳资讯原本出自名门——中银国际,去年为新华都纳入麾下。唐骏接手后,向外界描绘了港澳资讯的未来图景——“中国的彭博社”,并“择机上市”。

  新华都一位高管向记者称,唐骏画了一张“美丽的大饼”,在信息服务业上迅速崭露头角,并不是由资本说了算,何况港澳资讯去年利润不足500万元,“港澳资讯很难成为集团的支柱产业之一,未来不排除再次转手的可能。”

  在永辉集团董事长助理翁海辉看来,新华都未来的所谓资本运作,不排除借助唐骏的影响力,通过并购进入一些新的产业;除此之外,运作一支颇具规模的PE基金,也可能是选择之一,“但重心仍会以零售业为主,通过异地扩张,将市值做大。”

  新华都零售业务去年的销售收入为16亿元,周文贵在与记者交谈过程中多次谈及,未来5年争取将这一数字做到100亿。实现这一高增长的法宝,资本并购几乎成为惟一选择。“陈老板26岁从一家杂货店起家,即使成为福建首富,对零售业还是有一份特殊的情感的。”一位与陈发树同乡的民企老板向记者表示,“不过,他肯定会在全国扩张,甚至与外资合作;闽商嘛,你看这个‘闽’字,圈起来是条虫,放出去会成为一条龙。”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